返回 盜墓小說網 首頁
盜墓小說網-好看的盜墓小說排行榜
第167節
關燈
護眼
字體: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    鋪疊的云浪在天穹綿延出去,如同穹蓋般將大地掩在身下。

    陽光朗照,將浮沉飄蕩的流云鍍上一層銀色,柔軟細膩如絲綢錦緞。探入天際的山峰,在云遮霧擾中只露出冰山一角,仿若處子含羞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這無垠的云海之中,一條好似流星尾跡般的直線,將厚重的云層狠狠切割開,向著我們的方向延伸過來。

    線的盡頭,是一架漆著綠色涂裝的運輸機。

    YL—302,陽光下,運輸機的編號發出暗沉的反光,令我忍不住頭暈目眩,不可思議的荒謬感幾乎是剎那間就涌上心頭。

    這架運輸機的編號怎么會跟我們一樣呢?那是不是說明,這次任務,我們有兩架飛機、兩個隊伍參與這次任務?上面在我們不知情的情況下,讓另一支隊伍作為后備力量跟著我們嗎?

    我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強忍住心中的震撼,向著機艙里的葉秋和謝秋刀望過去,卻發現葉秋依然在擺弄著他的銅錢,口中念念有詞,似乎是在卜卦。謝秋刀更古怪,自從會議結束之后,他就一直處在神思恍惚的狀態,手中拿著那把藏刀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在此刻,我無心去探究他們兩人的想法,但是毫無疑問,他們的注意力都沒有放在機艙外,很可能只有我一個人看見了那架運輸機。

    但就在我正準備提醒他們的時候,艙外的情景卻產生了異常的變化……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機艙的空氣中陡然出現了一絲輕聲的嘶鳴,極為輕微而轉瞬即逝,但我的注意力剎那間便被重新拉回了艙外。

    艙外的云海,不知什么時候,就好像煮沸的開水一樣翻騰了起來,原本平滑的云海,在這一刻突然好似火山爆發一般,隨機地不停炸開數十米高的白色浪花。

    距離我們最近的浪花,幾乎已經沖到了我們所在的運輸機周圍十數米的地方,在高空中,這個距離已經是咫尺之遙。

    然而更為詭異的是,與云海中翻天覆地一般壯闊的威勢相比,四周的環境卻異常的安靜,沒有震耳欲聾的轟鳴聲,也沒有強烈的氣流震蕩,運輸機依然平穩地穿行在高空中。

    云海的噴薄翻涌與四周環境的詭異安寧,呈現出一種違背常理的巨大反差。

    可我還來不及做出提醒,原本劃破云海而來,極速接近我們的另一架“伊爾—18”運輸機,卻不知何時在我的視線中失去了蹤影!

    消失了,那架運輸機消失了!

    高空的視野與地面是完全不一樣的,云海中噴薄的高達數十米的云浪,與整個浩瀚無垠的天穹比起來,不過像是大海里一朵渺小的浪花而已,根本不能起到阻礙視線的作用。

    特別是飛機這樣高速移動的物體,瞬息間就可以穿越數千米上萬米的距離,那些炸開的浪花能起到的阻礙,更是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所以我在機艙里的視野,可以說是一望無際的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這樣的環境中,那架運輸機卻陡然失去了蹤影,徹底消失在了我的視線中,在廣袤的天宇上連一絲一毫的影子都沒有了,原本那道鋒銳的細線,也完全消弭在了云海中。

    這,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我已經無法理解眼前發生的詭異狀況了,那架運輸機機動隱蔽了嗎?

    然而機艙外云海的震蕩卻越發劇烈,而且云層的亮度也開始急劇下降,只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,原本明亮銀白色的光線就下降成了暗淡的橘黃色。

    機艙里頓時黑了下來。

    環境的劇烈變化,終于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,老謝一臉詫異地望著我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摸不清楚眼前的變化,便開口道:“我說不出來,你自己過來看!”

    老謝和葉秋都湊了過來,我把機艙外的情況指給他們看,此時外面的云海已經徹底動蕩了起來,間歇性的噴薄已經停歇,變成了大規模的浪涌般的移動,層層疊疊的云層好像被一股未知的力量攪動了起來。

    但四周依然極為寂靜,除了我們三人的呼吸聲,便連發動機的轟鳴聲似乎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葉秋的臉色變得凝重:“這狀況是什么時候出現的?”

    “就剛才,”我想了想:“就大概一兩分鐘之前的樣子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我便從那架詭異出現的運輸機開始,一直到云海噴涌的情況,都描述了一遍,我想不明白,但是葉秋很可能以前到過西藏,所以我便問他有沒有什么看法。

    葉秋的眉頭已經緊緊糾在一起,他想了好一會兒,最后確定自己確實沒見過眼前的情況,但是他告訴我們,他剛才心里突然有一股心血來潮般的強烈預感,好像正有什么極其危險的東西正在極速接近我們。

    他說自己學習易數數十年,第六感很準確,不會無緣無故出現這種預示,肯定有不正常的情況即將發生。而且不只是他,就連一旁的老謝,都面色鐵青地告訴我,他剛剛心里也有類似的預感。

    “刺啦啦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機艙里有什么光芒閃了一下,橘黃色的應急燈亮了起來。

    駕駛員的聲音隨著應急燈的亮起,也出現在機艙內的廣播中:“警告,警告!飛機遇上了未知的危險,運輸機進入了緊急狀態,乘客請回到自己的位置,系好安全帶!”

    “重復,重復,飛機遇上了未知的危險……”

    閃爍的應急燈在機艙中襯托出幽暗的光影,老謝、葉秋和我面面相覷,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,但是飛機的機體已經急劇顫抖了起來。

    我看著艙外陰暗的高空,暗想我們不是遇上雷暴云了吧?可是外面又沒有出現閃電的光芒,也沒有隆隆的雷聲,一切看起來都很平靜,可是機體劇烈的顫動和駕駛員如臨大敵般的警告,卻又告訴我們,我們確實是處在某種無法形容的危險境地——

    艸,我們,我們該不會遇上了高空湍流了吧?

    我知道高空中也有風帶,有的風帶中,風向風速都在急速變化,空氣還伴隨上下運動,其中氣流運動的速度極快,氣流極為強勁,飛機經過會產生強烈的擺動、顛簸,這就是高空遄流。

    而且比起雷暴云、龍卷風之類肉眼可見的災難,高空湍流最危險的地方就在于——它是無法被發現的。因為它是高空氣流的集合體,肉眼看不見,雷達也探測不到,只有飛機真切地進入湍流中才知道。

    在亂流擾動中,機翼的顫動十分厲害,極可能會引起明顯的變形,甚至有的強大氣流,在萬米高空中可以使飛機在數秒內,突然被氣流裹挾著上升數百米。

    要是遇到遇到罕見的強烈風切變,機翼變形超過極限強度,當場空中解體的事情都是有的。

    所以高空湍流,是最危險、也最隱蔽的高空殺手!

    機體的顫動如此劇烈而明顯,我幾乎可以確定,我們肯定遇上了一團高空中的湍流,但愿不要這股氣流不要過于強烈,否則在這萬米高空掉下去,那肯定就是尸骨無存的下場了!

    艸,我在心里暗罵,他媽的!

    可是湍流是天地間的自然現象,是不會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,無論我在心里怎樣暗罵,事實是完全不可能改變的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……”

    發動機的轟鳴聲越發強烈,四臺螺旋槳極速地切開空氣旋轉著,幾乎達到了震耳欲聾的程度,機體的抖動從座椅傳導而來,震得我身心俱顫。

    我能感受到這架伊爾—18的功率已經開到了極限,咆哮的鋼鐵巨獸在天地巨力之中用盡全力地掙扎著。

    “嗚嗚嗚——”

    刺耳的嗚鳴聲在機艙外響起,我似乎都能聽到機體各處鋼鐵結構被撕裂的聲音,刺激,太他媽刺激了!

    在警報聲響起的第一時間,一陣劇烈的顫動就差點震得我們三人倒在地上,葉秋和老謝都已經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,竭盡全力抵抗著突發的危險。

    強大的重力變化將我的身體撕扯得搖擺不定,安全帶已經緊緊的勒進我的雙肩,我此時已經完全顧不得剛才遇上的那架運輸機了,心中只剩下活命的渴望。

    可是該來的總會來的。

    有的東西是冥冥中早已注定的,注定我們無法躲避。

    飛機里的氣壓和高空不同,為了避免機艙窗戶的玻璃被強勁的氣流擠碎,我緩緩窗戶旁的遮光板放下,可就在擋板下滑的那一刻,原本陰沉的黑暗高空,陡地亮起了一道微弱的橘黃色光芒……

    那道光,好似無限黑暗中的一盞亮光,

    幽幽地,柔和地,

    從黑暗中升起……

    那是什么?

    我將自己的實現盡全力地投注向艙外,那道光得來源是飛機的后部,開始時微弱如燭火,但不到兩三個呼吸的時間,就極速地變得明亮起來,我終于看清楚了——那是飛機的航行燈!

    一道光柱,筆直地從我們的運輸機后方照射過來,消失在云海的那架運輸機,正從我們的后方追了上來!

    那架飛機與我們的距離是如此之近,幾乎是機翼貼著機翼飛行,我甚至能看見對方機艙內的大概情形——

    里面同樣開著橘黃色的應急燈,

    一道人影正坐在飛機的窗戶旁,

    可當我看清楚對方的一剎那,心中的震駭終于達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!

    我看見,

    一個長相和我一模一樣的人,

    正帶著詭異的笑容,

    冷冷地凝視著我……  
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守财奴时时彩计划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