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盜墓小說網 首頁
盜墓小說網-好看的盜墓小說排行榜
第168節
關燈
護眼
字體: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    云海涌動,黑暗蒼茫。

    突然轉變為陰暗的高空中,除了我們之外,唯有那道筆直的光柱,在黑暗中通透明亮地照耀著四周。

    那架跟我們同一型號的運輸機,幾乎是貼著我們的機翼飛行,兩架運輸機的引擎轟鳴聲重疊在一起,在狹小的機艙內越發顯得震耳欲聾。

    但在那一刻,我的心神卻完全沒有察覺到環境的變化,那些喧嘩與轟鳴聲突然變得無限遠,遠到好像根本沒有一點聲息。

    我只感覺腦子里很空,全神貫注地盯著對面那架幽靈般逼近的運輸機。

    在那舷窗之中,

    一張跟我一模一樣的臉,

    正冷冷地凝視著我,

    “他”的嘴角高高揚起,面部肌肉被拉扯出夸張的幅度,雙頰看起來幾乎要裂開似的。

    這,這簡直不是一個正常人能夠做出來的表情!

    而且他的眼眶中漆黑一片,透露出幽深的微光,好像藏著一個黑洞般的漩渦,幾乎要把我的靈魂都卷入黑暗的湍流深處……

    在我的視線接觸到“他”的一瞬間,我只感覺全身陡然變得一片冰涼,如墜冰窟的寒意從腳心迅速蔓延——這個人,是誰?

    那一瞬間,我心里的驚駭是無以復加的。

    我們的“伊爾—18”運輸機四臺渦輪式螺旋槳,此刻正以每小時六百公里的巡航速度,從拉薩河谷向著阿里山區飛行,由東向西飛臨雄偉的岡底斯山脈上空。

    西藏是這個世界上最為干凈的空域,受限于惡劣的高原環境,以及復雜的高空條件,導致能夠飛行在這片天地的飛機極為稀少,民航局規劃的航線更是只有北京——成都——拉薩。

    但是我們所飛行的方向,是同拉薩—成都航向完全相反的,起飛之前飛行員已經確認過,同時期空軍和民航都沒有起飛任務,根本不可能有飛行器行駛在這片空域。

    更不要說像現在這樣,一架飛機貼在另一架飛機的旁邊,航線已經重疊,以這樣高的移動速度,只要角度稍有偏差,兩架飛機都是機毀人亡的下場!

    更關鍵的是,這架幽靈般的飛機,里面竟然有一個跟我長相一模一樣的人,也坐在舷窗的位置……

    這,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徹骨的寒意將我籠罩,我感覺自己的肢體已經完全僵硬了,只能直勾勾地盯著對面的那架飛機,好似著魔一般。

    我用盡全身力氣轉動了一下眼珠,想要將自己的注意力轉移一些。我越過那個人的目光,望向那架幽靈飛機的舷窗內部,暗淡的燈光下,還有著兩個影影綽綽的影子,正端坐在機艙里。

    那會不會就是另一個老謝和葉秋?但是那兩個影子的輪廓大半藏在暗影里的,我只能看清楚他們穿的似乎是軍綠色的衣服,我沒辦法完全確定。

    艸,這飛機什么來頭?

    我的腦子里思緒仿佛流光電轉一般,瞬間就聯想起無數的場景,云海中突然出現的幽靈飛機,須臾間就陷入黑暗的天空,還有長相跟我一模一樣的“他”……

    紛繁而復雜的線索雜亂地串聯在一起,很明顯這些現象之中有著某種神秘的,冥冥之中的偉力已經將我們推入了不可知的軌道。

    但是,這其中的關聯在哪里?在背后推動著一切發生的,又是什么樣的力量?

    或許,我們是在無意之中,進入了一個時間和空間錯亂的空域?在天空黑下來的一瞬間,我們進入了一個黑洞般的鏡像空間,然后被復制了?

    我在心里思索著,但是這樣的復制為什么又呈現出如此詭異的狀態?怎么復制出來的“人”,看起來這么邪性?

    而且,為什么兩架飛機已經如此靠近,機載雷達和機艙里的航空警報器都完全沒有任何反應?是我們的技術手段無法發現幽靈機的蹤影,還是說他們只是幻象般的虛無存在?

    說起來很慢,但是從那架幽靈飛機打開航空燈,到我看見那個詭異的“我”,這一系列的過程幾乎是在一瞬之間完成的,然而就在這短短的一兩個呼吸的時間里,豐富的細節和線索就好像深深地烙印在了我的心里。

    “嗚嗚嗚——”

    兩架運輸機如此貼近,螺旋槳高速旋轉發出的巨大噪音,以及四臺引擎疊加在一起轟鳴聲,響徹回蕩在這數千米高的云霄中。

    下一刻,原本無限貼近我們的幽靈飛機,陡地狠狠震動了一下,機艙內的應急燈陡然熄滅,原本那張陰森詭異的面孔,也立刻消失在我的視線中。

    “嗚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宏大的嗚鳴聲從機艙外傳來,緊接著那架幽靈運輸機便好像突然在半空失去了動力一般,陡地停頓了一剎那,然后猛然向著無限黑暗的下方側翻了下去!

    艸,它要干什么?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就在我的思緒將收未收的時候,原本平穩的運輸機,陡然發出一陣猛烈的震動,機身開始有節奏地晃動起來,安全帶狠狠地勒入我的肩胛骨!

    “刺啦啦——”

    氣流的嗚鳴聲和金屬被撕裂的聲音夾雜在一起,運輸機的機體開始不自覺地傾斜起來……

    “我們遇上了高空湍流,所有人固定好自己的位置,我們要加大馬力沖出這片氣團!”駕駛員的警告聲帶著凝重和急迫,從話筒中清晰地傳來。

    就在他話音剛落的一瞬間,我們所在的“伊爾—18”運輸機,陡然開始劇烈地顛簸起來,好像駕駛員正在做出各種不一樣的戰術機動動作,試圖沖出這片詭異的空域。

    強烈的晃動令我頭暈目眩,我們的身體隨著運輸機的閃避不停搖擺著,我已經感覺到了胃部翻涌的惡心感,無法抑制地沖擊著我的身體。

    這感覺令我想起了在東海的時候,被那綠光怪物追擊的時候,翻涌的巨浪、狂猛的勁風沖擊著脆弱的船體,也震撼著我們渺小的心靈。

    “嗤——”

    橘黃色的應急燈陡然閃了一下,隨后便陷入黑暗,殷紅色的警報燈帶著危險的氣息,開始不穩定地閃爍起來。

    “抓緊了,我們要下降!”駕駛員的聲音前所未有的低沉。

    我知道,高空湍流雖然危險,但并不是無解的,要么飛機向下推,要么向上拉,只要逃出強對流籠罩的區域就行。

    特別是對于螺旋槳飛機來說,狹小空間的機動性和復雜空域適應性,相比噴氣式飛機更好,能夠更及時、更快速地做出規避動作。

    但是像這種強對流環境,很可能伴有雷電冰雹一類的極端天氣,至少要飛到萬米以上高空才能完全脫離雷暴云籠罩范圍,然而“伊爾—18”作為一款中短程運輸機,飛行高度只有數千米。

    向上飛是不可能了,那就只有向下推了!

    在起飛之后不久,老謝曾經跟我們乘坐的“伊爾—18”的駕駛員有一些簡短的交流,機長是空軍航測團的一位特級飛行員,飛行經驗極為豐富,曾經在1964到1976年之間,利用由伊爾-18型改裝成的航測機,完成了我國西部邊境地區的航測任務。

    而且在1974年10月,他還跟隨空軍航測團陳杰團長,飛越了珠穆朗瑪峰,完整地拍攝了珠穆朗瑪峰的全貌,有著應對極端天氣狀況和高空飛行的經驗。

    遭遇這種異常氣流狀況,能不能脫離險境,我們也只能寄希望于駕駛員的飛行技術過硬了!

    我在心里為駕駛員捏了一把汗,但我還來不及反應,原本轟鳴聲大作的發動機,陡然失去了聲息——透過舷窗,我甚至看見機翼一側高速轉動的螺旋槳,轉速也已肉眼可以察覺的速度緩和了下來!

    我只感覺自己的瞳孔狠狠一縮,艸,飛機失去動力了!

    “抓緊了!我們要下去了!”

    駕駛員的怒吼陡然在話筒中爆發出來,刺耳的航空警報聲呼嘯不絕,飛機好像已經失去了動力,猛地墜落下去!

    一瞬間,我看見機艙里的幾人同時猛然前傾,堅韌的安全帶狠狠勒直,我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好像都要被壓爆一樣!

    “嗚——”

    下一刻,一陣刺耳的嘶鳴聲陡然在機艙里爆發,尖銳的呼嘯聲在第一時間席卷了我的全身,大腦的中樞神經元在那一刻好像被一根針扎一樣,我整個人都不自覺地顫抖起來!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我忍不住沉聲嘶吼起來,但在那一剎那,我都然感覺自己腦海里的每一個細胞,好像都被什么極度微小的分子高速沖撞了一下,整個人的意識瞬間陷入黑暗!

    一剎那,還是過了很久?

    我不知道,但我只感覺自己的眼前陡然一黑,然而無限黑暗中,卻又陡然升起一絲光芒——那是什么?

    “嗬——”

    好像溺水的人終于呼吸到第一口新鮮空氣一樣,我猛地睜開眼簾,舷窗外射入的光線明亮而刺眼,我忍不住抬起手遮住視線,然而機艙里卻好像有什么人影正在晃動著:

    “吳疆,吳疆,醒醒!”

    一股力道拉住了我的手,我用盡全力掙脫黑暗的籠罩,模糊之間好像是謝秋刀正站在我的面前,他的手里還拿著一包東西,正對著我大聲嘶吼:

    “我們要墜機了,快,跳傘,跳傘!”  
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守财奴时时彩计划软件